「你後悔嗎?」她望著遠方平靜地問他。

「在感情方面我不後悔,但在立場角色方面我後悔。」他考慮良久回答她。


車窗外的雨啪啦啪啦打在玻璃窗,她轉過頭看著他的側面,没有任何表情的他連說話也沒有任何一點情緒,如同在說別人的事,打了個冷顫,她毫不猶豫拉開門把下了車,車正行駛當中他嚇了一跳急忙踩剎車,她抓了皮包頭也不回的往人行道走去,走向人群,隱身在眾生俗世間,流了一臉的淚也不願再回頭。

她知道他不會尋來,他從不曾主動為她做些什麼說些什麼,連她愛著他都令他害怕。

曾經以為過不去,每個黑夜望向燈火,她知道他仍醒著,在城市的某個角落孤獨生活,黑暗圍困著所有,絕禁了她的情感,囚禁了她的軀殼,而她也只能安靜的等待黎明,等待一個重生。

「這是最後一次!」她堅定告訴自己不會再回頭。

她不再回頭,開始為自己而活,不後悔。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同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