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如吉光片羽浮現。


於是,她選擇等待。


於是,她只能等待。

 

這麼多年過去,她從未為自己開口,就連窺視隱藏在內心深處不為人知的心事,靜靜的淚淌成一條河流,她都寧願選擇了沈默。

 

那默記的十個數字,像一串封鎖她記憶的密碼。永遠只按九個數字,一通只會回答「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的電話,第十個數字幽幽暗暗地躲在「勇敢」後面。她沒有勇氣按下第十個數字。手機的光亮,在黝暗的車廂裡特別刺眼,亮的讓她痛得淚流。

 

悵然,是他最後的選擇。

 

那是一種極度小心與微婉的拒絕。他要她明白,這是一個沒有未來的可能,更非單純情感發展的可能性。所以,就讓一切隨著時間緩緩流逝,不敢好好地看著她眼裡深邃幽遠的世界,害怕面對談及任何一絲一點關乎情感脆弱的界限。他總是遠遠地看著她,沈默待她。揪心的沈默。

 

他的影像清晰映在天空,他的名字像是跳針的唱片一再重覆播放在她的心田,她的夜總是邀他入夢,而這一切,都只是她自欺瞞己的情境。抬頭望著入夜孤單的半月掛在墨藍的天空,淡淡的笑。

 

一個等待,一個悵然,就只能彼此看見影子烙在對方的背後,卻無能為力讓對方轉過身。兩個人的路變成沒有交集的路。

 

「離開嗎?」她細細思考。一顆淚珠滴落下來。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同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