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們怕發胖通常對甜食又愛又怕,我雖是其中之一,但對熱量高的巧克力卻情有獨鍾。

 

兒時家境貧寒,跟隨父母零工租借的工寮遷移,想要填飽口慾時,便往田裡跑,跑出黝黑的膚色,跑出健步如飛的腳程,跑出對田野的摯愛與情感,更重要的是跑出如何觀察田園主人的方向以利摘果後撤退之路。如此跑了好幾年,在父母省吃節用買下了地、蓋起了房,望著居家對面橫過馬路的田園,小小身軀覺得那裡好遠,像天邊那麼遠,停下腳步,不再跑了。

 

不跑了,可是正在成長的身體需要的熱量與養分從那裡來?儲藏櫃裡翻、冰箱裡找,沒有。什麼都沒有。

 

母親後來有份固定的工作,工廠老闆及老闆娘對勤奮盡己的母親疼愛有加,半天課業下午被母親擕往工廠,主屋大宅內夏日暑氣吹不進,檜木地板上架著尚是稀有的鋼琴,陰涼的房內,兩雙穿著白色絲襪搭配公主蕾絲裙的女孩靜靜地彈著琴,屋內飄浮音符,餐桌上擺著下午茶專用英式紅茶,純白剔透鑲金邊骨瓷花茶杯組,優雅無虞的生活。

 

怯懦懦站在門口望著一屋子富麗堂皇的裝璜,深怕自己破了洞的襪子會污辱了潔淨的檜木板。

 

兩位小主人停下手邊的鋼琴功課,抬頭望了我,站起身往位在廚房的冰箱走去,遞給我一塊黑硬硬的東西,我不敢伸手,茫然的看著她,「給妳!很好吃哦!是進口的巧克力!」她說。

 

微苦的甜味在嘴裡融化,散到口腔裡每個角落,像一股神祕的力量牽引著我,走入另一個我無法觸及的世界,那裡充滿了富裕與華麗,在我那小小心靈注入對另一生活的渴望,而這份渴望悄悄地侵襲我。

 

我變得喜歡到母親工作的地方,她們總會遞送巧克力給我,跟我交換母親為我準備廉價且飽含色素的糖果,這項秘密交易在我們刻意隱瞞下進行著。直到發現她們特別喜愛我的母親時,我發現了巧克力是一項賄賂。我要母親,捨棄巧克力,不久母親身患疾病便離了職,巧克力就在我年幼之時短暫出現後又消失,而我不會忘記第一口品嚐巧克力時那樣濃烈的香味如何震撼我那年幼單純的心。

 

那間工廠在數年後停止營業後遷移,再數年後它對面的那座山被夷為半山,蓋起了「樹德科技大學」,廠地也多次易主,現在被裝修為「藍貓望月」餐廳,廠邊擴建成一大片的停車場,停車場上還架了台廢棄的客機。

 

廠老闆他們遷到何處?不知。那兩位公主般的女孩也無息,每每經過我童年時光受誘的地方,我總張望著,人事全非,愚公移山不是夢想,人可以變化到何種程度?那是一個未知數。

 

不管如何,還是希望他們一切平安康健。

 

青春時期,有了雙溫熱的大手牽執的第一年情人節,站在回程的公車站,那雙手遞送來一塊「滋露巧克力」,「情人節快樂」他說。情感加持的巧克力揣在手裡,愛情溫度融化邊角,化在口裡的巧克力濃熱地足以燙舌,甜蜜滿溢於心。他没再送過巧克力,那是唯一一次情人送的巧克力,成為絕響,當時的感動卻永生難忘。愛情巧克力。

 

朋友去了趟北部,回程時遠道一路珍重地護著那一盒純手工巧克力,昂貴的價格,平日我只會望著櫉窗裡純欣賞,此刻一顆顆飽滿且各具風味,亮眼地呈現在眼前,好像一場夢啊!它們在我口裡不需咀嚼緩緩地溶化,友誼的甜美在心裡漾開來,那樣溫暖與珍貴。友誼巧克力。

 

好友們知道我鍾愛巧克力,每次見面時總是傳來各式各樣不同口味的巧克力,滿足了我的口慾,更溫暖了我的心。

 

我愛喝咖啡,偏愛摩卡,咖啡口味繁複,唯有摩卡是在打出的奶油花上淋上巧克力醬。苦味咖啡搭配苦甜的巧克力醬,融合在一起的滋味,像人生起伏不定,忽甜又苦,啜飲摩卡猶如體會人生,因此,鍾愛摩卡,此生不渝。

 

我愛食提拉米蘇,因為提拉米蘇鬆軟的海綿蛋糕加上奶油乳酪,更重要是灑上可可亞粉,亦即巧克力。不單提拉米蘇,只要任何食物與巧克力沾上邊,總讓我不由自主的靠近。

 

我愛喝熱可可亞,尤其當每個月例假來的第一天,一定一整天捧著熱可可猛喝,舒緩了身體的不適,更溫暖了身子,也溫暖了心。

 

「巧克力有什麼好吃的?苦苦的!」朋友問。

巧克力是一種絕妙的產品,它含有豐富的鎂、鉀和維他命A及可可鹼,因而具有高能值。另外可可鹼是一種健康的反鎮靜成分,可以提升人的精神,增強興奮性,驅除心中陰霾。

 

年幼時的巧克力滋味,愛戀時的濃烈巧克力,友情珍貴的情誼巧克力,每一個階段都有一份感動與真情,我感受也重視著。

 

我愛巧克力,更愛送我巧克力的朋友們,有你們~真好!!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同方 的頭像
同方

簡樸樂活

同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